I, benighted Comma.
偶尔画画
只萌冷和雷
-
似乎多数时候是个过激原作厨
-
狡兔三窟

从昨天起,我失去了画画的能力。
就是单纯字面意义上的失去了,虽然手里拿着笔和使用软件的肌肉记忆仍然是完好无缺的,一些构图也早就在脑子里存储了雏形,但无论如何也无法画出能看东西了。
因此所有想要画的重要的东西全都被搁置下去,可能某天就会回归成空想了。
我非常不甘心。
经历了不安、焦躁、暴怒、悲恸之后,我只有觉得不甘。

评论
© 镜铁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