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, benighted Comma.
偶尔画画,
多数时间在无病呻吟和自作多情之间摇移不定。
-
所以请考虑一下再关注我好不好......
当然了我不会拦着
-
多数时候是个过激原作厨,但例外似乎也不少

“请别忘记,这最棒的一年。”我默读这句话。

这是另一声呼喊。

-

首先是一些老图,这些是我在暗杀教室正片完结之前画过的东西,包括画完了的和没画完的,我这次把它们全都收拾起来了。能把它们全都发出来,大概是说明我已经不那么在意那时的失误、不足和垃圾画风了……吧?

也算是个交代了。

原本我是想把前3p画成一个系列的,本意是想画杀老师和除了3E班的孩子们以外的、戏份主要的大人们的相处模式。但是最终的结果……你们也能看到。

第4p来自于以前的一个梦,可惜只画了个草图都不算的东西。有一次梦见暗杀教室tv动画在后期换了新ed,很好听,节奏比真实存在的三个ed都要快。ed画面是四人乐队的演奏,成员是穿着各自常服的死神先生、雪村老师、小茅野和渚。……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梦啊。

5p是128话之后,在惊讶之余很快地画出来的。

之后剩下的图嘛,若我们曾有一面之缘,你应该已经全部见过了。

(最后两p是“发刀现场”和无厘头搞笑)

……看上去,这些当真是相当久远,久远的回忆。

-

之后就全是低气压碎碎念和无聊回忆录了,大家现在就可以退出/关闭界面了。

-

-

“暗杀教室并没有如同它看上去的那样人气高。”

我从很多地方,慢慢地,知道了这个道理。我不能确定它是不是真实,但是大概是接近的。

这一点其实也能从完结后的降温看出来。

以及人群与评价。

完结之后,我也不清楚追这个作品的人之中有没有我的同龄人,数量如何,我只知道我周围的的同龄人不是。他们对这个作品评价不是很好,其实这倒是可以理解。

此外的评价基本是与松井先生自己对比(即与魔人)。像是“感觉反而退步了”的评价看上去多一些。

从暗杀教室130话左右以后开始,我质疑着自己。我是不是不太成熟?眼光不好?思维深度不够?还是其余的能力不太行?

一直到追完居酒屋番外以后出坑,总是这样。

我有的时候会想起,我知道马里奥银河是马里奥系列中当之无愧的超名作,我也把它作为“厉害的前辈”那样敬重;但是我最喜欢的总是路易基的鬼屋系列。

鬼屋系列一直都不是大头,鬼屋1的销量也就那样;不管是鬼屋1还是鬼屋2,都和马里奥银河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

我同样觉得魔人真的很厉害。

我是不是……

……

-

暗杀完结之后我其实是一直不在坑内的,但我能感觉到降温,或许这也是最初那个命题的有效证据。

我回坑的时候早就物是人非,甚至有些平台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2016年年末。

原作中说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总会有分别的时候,这就是“暗杀教室”;我没有想过我会有没来得及做好准备的时候。

我没有想过暗杀教室会不会成为一片冻土,一座岛屿。

 -

本来我想说好多好多话的,手指落在键盘上,一下子就全都说不出来了。

我还没搞明白到底该怎么评价这个作品才算比较公正,也还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,月亮就已经碎得看不出个新月的模样了。

我知道它会渐渐恢复成与原来相似的样子。我知道过个三四年我就会又一次期待起松井先生的新漫画的每一话。我知道那时候会有新的同行者,会有新的一场宴会。我知道会有一轮新的周而复始。

但是现在,我……

-

我是喜欢暗杀教室的。

 -

我喜欢在阅读时,自己跟随作品思考,从而获得了新的东西的这个过程。

这才是最重要的、宝贵的体验。

我花了一段时间来意识到这一点。

-

或许最后我终于接受了有关它的事,或许我从来都是在自欺欺人。

或许我所说的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
-

最终我意识到,我只是想确认,我究竟是不是那一只信天翁;是不是在此刻,望着一座行将沉没的岛屿,徘徊,徘徊,盘旋不落。

-

诸位,我不是经常说话的人;但是我仍是对你们对于《暗杀教室》这个作品的评价感到好奇。我也对是否有从漫画连载到如今一直还潜在坑内的人感到好奇(虽然我知道的确有那么几号大大还在)。

看到这儿的大家,非常感谢。谢谢你们。

 

2017/6/25 Comma


评论(9)
热度(24)
© Fe2O3•nH2O | Powered by LOFTER